电价上调将传递到老百姓生活当中.

2011-12-03来源 : 互联网

**:电价上调将传递到老百姓生活当中

 国家发改委宣布,从12月1号开始上调销售电价和上网电价。其中,销售电价全国平均每度上调3分*,上网电价对煤电企业每度上调两分六厘*,居民电价暂不上调。发改委还对煤炭价格进行了限制。电价上调3分*,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将会给经济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呢?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王小丫和特邀评论员国家发改委体改所产业室主任史炜、**财经评论员刘戈共同评论。

  销售电价每度上调约3分*,居民用电价格暂不上调。提高3分*是个什么概念?实行居民阶梯电价离涨价还有多远?

  李才华(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这次不光是调整电价,是对煤炭电力价格采取的一个综合调控措施。一方面控煤价,一方面调电价。

  史炜:我们要通过价格的杠杆来控制企业更多的消耗电

  (国家发改委体改所产业室主任《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销售电价一般可以理解为,直接对用电企业,给他的批发价或者零售价;上网电价就是,一个发电企业把电上了国家电网,然后国家电网给核定一个价格,这叫上网电价。三分*主要是指整个电厂发电,因为我们现在发电是天然气,天然气价格在上涨,石油价格在上涨,包括水电由于气候干旱或者涝,都会发生变化。所以估计降了平均值,电厂发电可能加上*电,平均现在需要涨3分*。再有,煤电是专门指用煤来发电的企业,所以它估计以成本核算就是两分六。

  居民阶梯电价要分三个档次的问题,其实已经讨论很多年了,它的一个大背景不仅仅是电价的问题。考虑到整个国家的一个能源战略,因为**的能源,现在矛盾大部分都集中在中国的“十二五”期间,就是我们国家。*先,我们的煤已经开始进口了,然后**石油价格波动很大,而且战略性的合作伙伴,比如跟俄罗斯石油、天然气,谈判存在着很多新发生的问题。在大的能源背景下,我们一种方式是提高电价,但是涉及到老百姓的承受能力;另一方面,我们通过价格的杠杆来控制企业更多的消耗电。

  刘戈:电价上涨 企业可能会再通过产品价格的上涨传递到大家的生活当中

  (《今日观察》评论员)

  *先,要从每一个居民家庭里的用电会增加多大负担来考虑这个问题,按照现在的阶梯电价的这样一种计划,可能对大部分家庭影响不大。因为对于一般的三口之家来说,一个月的用电量基本上是100度到200度的一个范围。如果按照现在阶梯电价这样一个计划来算,那么它应该是在基础电价之内的。这样一个电价基本不会上涨,但是在这个范围之外,比如有些家庭使用的家用电器繁多,或者平时不注意节电,那么以后你就要为这一部分电价买单。按现在的设计是对15%的家庭有影响。但是这个影响总体来说也不会太大。

  总的来说,现在可能对一些工矿企业,对于一些用高耗电量的生产企业,如果这个电价涨了以后,对他们的一个直接影响,可能会再通过他们的产品,*后传递到大家的生活当中,就可能会有另外一部分涨价的因素在里面。

  史炜:电价涨3分不能缓解煤电矛盾

  (国家发改委体改所产业室主任《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客观的说,这个涨价的幅度基本上对于缓解煤电矛盾作用不大。因为煤电矛盾遇到的一个*大的障碍就是,很难核算出发电企业的成本。因为发电企业都是国有的垄断企业,在世界各国都一样,很难非常清楚的核算出它到底现在发一度电是多少*,比如在今年闹电荒的时候,发电企业报一个价格,表示一度电的零售价仅仅只能把煤价给抵消掉。

  其实涨价是一个不错的方案,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煤电之间的矛盾仍然解决不了,靠三分*、两分六是解决不了的。因为原来煤的垄断没这么厉害。这几年通过小煤窑的整治,大的煤矿囤煤的现象非常严重。今年年初的四省市在闹电荒,我做了一个数字调查,实际上今年闹电荒的时候,我国的发电量比去年是增长的,比GDP是增长的,跟前年的同期也是增长的,这就说明我们的基本能源的配置配备是合理的,那么这就涉及体制问题了,一个是本来需要更多的发电量,然后煤供不上。另外一个,我们需要更多的电的供给量,但是电网不配套,电网和电厂实行厂网分离以后,这些都是深层的体制问题。

  史炜:电价涨3分对老百姓心理预期影响很大

  (国家发改委体改所产业室主任《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在我们很难把这些体制问题平衡的时候,现在采取一种提价的方式,这对老百姓的影响不大,但是对老百姓心理预期的影响会很大。

  这次提价的力度不够,因为提价有一个好处,尤其地方企业、地方大量的高能耗的小工业,上涨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如果它的零售价给电价每提高3分*,那么它的成本压力会更大,加上国家的宏观货币政策的调整,其实通货膨胀不仅仅是在房地产领域,而主要是在生产领域。如果要对生产领域动手,那么就得把那些高耗能的、低效率的、传统落后的产业,通过这种能耗能源费用的关系、手段,把它给压制下去。

  刘戈:煤炭的运输问题是一直未能妥善解决

  (《今日观察》评论员)

  市场煤和计划电之间的矛盾实际上是长时间以来一直存在的矛盾,因为电力电网和发电基本上还是大集团控制,但是现在都是各个地方的地方煤矿来供应煤,其实煤的供应是充足的,但是主要的问题是出在运输问题上面。

  目前来讲,因为我们煤的产地主要在内蒙古、山西、西北,主要的用电量是在华中、华南。比如山西有一些大的通道,直接通过重载的列车把煤运到秦皇岛,装上船,再从船拉到广东、上海,然后通过长江再往里面拉。内蒙的煤就通过青藏高速,铁路的运力远远跟不上。但如果通过公路来运,一来公路的流通量不大,二来公路运输的价格可能是铁路的10倍,这样价格就自然冲高了。所以煤炭的流通是一个问题,我们相当于用非常多的油*后换来煤,这是非常不划算的一种形式。

  压煤价、涨电价,调控组合拳谁*受影响?物价上涨的压力是否会增加?

  史炜:电价上调对PPI的影响要比CPI更大

  (国家发改委体改所产业室主任《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先,这对居民的现实生活影响不大。假设一个普通家庭一个月用100度电,他基本上是在80%的覆盖范围之内,基本电价不变。按照90%的覆盖,也就是家庭月用电可能在150度之内,涨幅幅度也很小,才5分*。对于能够承受涨3毛*的这批人,本身对电价的敏感度就很差,所以从消费角度来说问题不大,但心理上的影响会很大。

  对PPI的影响,整个电价上涨,这些年工业的发展,工业成本的上涨很大程度是取决于能源价格上涨,而且它是产业链,沿着产业链会发现它是滚动起来的。既然是涉及到整个工业品价格,我觉得国家对电价的改革要有配套的、更重要的一些措施。比如,国外现在大量的投资在中国,我们基本上对外国的投资的能源的消耗,没有一个严格的门槛。现在美国在中国沿海大量的做多晶硅,就是单硅,能耗高,污染又厉害,做完之后全部出口,美国拿回去做家用或者花园的太阳能。像这种情况,我们要在产业政策上,跟电力捆绑在一起。

  另外,我们国家的政策有一个执行到位的问题,比如各个地方拉闸限电,但是各个地方的灯光工程不得了。有些觉得自己是富电省,不缺电,所以愿意搞这么高的工程,但再富电,这个电也是拿煤、油、天然气换来的,所以相关的法律必须严格。

  史炜:生产企业、高能耗企业要为电价上涨买单

  (国家发改委体改所产业室主任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其实,目前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机会,当我们对电力企业或者电价,包括以后的对石油、天然气的各种改革在深化的过程当中,我们要和产业门槛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要治本就一定要从源头做起,不要拿老百姓开刀,其实老百姓省的那点电根本不够污染企业所造成的更巨大的能源消耗。对这些污染企业而言,老百姓所消耗的电真的是九牛当中的一毛。

  其实老百姓很简单,如果现在100度电够用了,我原来用电饭煲做饭,那现在我不用了,就改天然气做饭,老百姓有能力调整家庭的用电结构。除非是中产阶级,他不在乎家庭的用电结构,但一般的老百姓都会算。所以不要由于电价亏损了,就说应该提高零售电价,这个负担应该由消费者来承担,这个观念是错的,一定要由生产企业高能耗企业来承担。同时,国家的几大电力公司要从内部上解决,用政策性的亏损来掩盖经营性的盈利。如果把他们大量的财务费用,大量的管理费用,大量的楼堂馆所的这些费用摊掉以后,就不应该给老百姓涨价,而是应该降价。所以这是深化改革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张粒子:此次电价调整可以较好的在一段时间内稳定电价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 《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从煤价来讲就是一次能源供给,电力它属于二次能源,是一次能源加工而成的,它的价格成本主要依赖于一次能源。那么如果一次能源它的上涨的势头得到抑制,这样电价的水平就能在一段时间内相对平稳。从目前来看,因为我们高耗能用电占的比例比较大,这次电价调整以后,对一些高耗能的用电,能够有效的调整。同时又出台对于煤价控制的一些政策,就可以比较好的在一段时间内稳定电价。

  林伯强:通过收取特别收益金可部分解决煤价上涨的压力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煤电联动如果终端价格不让涨,应该以什么方式来处理,都应该有相应的政策措施、政策设计。比如说如果煤价上涨,我们应该用什么方式来去掉煤价上涨的压力?通过收取特别收益金应该可以部分解决煤价上涨的压力。

  史炜:阶梯电价的档次划分应根据现状再做调整

  (国家发改委体改所产业室主任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阶梯电价是这样的,实际上各个城市的情况不一样,因为各个城市的消费不一样,所以我们过去在设计阶梯电价的时候,都是跟现状消费结构来确定基本的基数。那么这可能是不完整的,因为我们未来的家用电器的发展速度会非常快,所以这个基数到底定多少,是非常重要的。另外,阶梯电价的档次现在分了三档,而我认为三档是不够的,因为中国的消费有一个非常典型的特征就是断层。

联系电话:023-62873158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

Copyright©2004-2019 3158.C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