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孤儿”李佳农 寻找“红色父亲”李亚农

2011-10-11来源 : 互联网

从小失去父爱的“红色孤儿”李佳农,一辈子都在寻找关于父亲的一切线索。

开始,是小心守护关于自己对父亲的惟一一次记忆;解放后,他找到父亲的朋友,打听有关父亲的一切情况;退休了,八十多岁,痴心不改的李老,在网络上寻找有关父亲的一切线索。当他知道父亲有五本日记,在湖南省社科院图书馆古籍室,他迫不及待要去翻阅……

他的父亲李亚农是革命烈士、**任**长沙市委书记。

父亲不但勤学多才,还想为大众谋幸福

在湖南省社科院图书馆古籍室,翻阅父亲李亚农的日记,李佳农忍不住抄下父亲写下的大量诗句,他认为父亲既有才华,又十分勤学,他还想为大众谋幸福。

在李亚农的日记中,儿子看到父亲每天给自己制定“日课”:写隶字四十个,看曾文正公日记数页,到紫荆街青年会学习英文,到南元宫(今湘雅二医院处)群*法政大学上课……

在翻读日记时,他时刻想起1950年至1952年,在北京工作的两年多时间里,他曾拜访过与父亲一起干革命的前辈:李**、徐特立、谢觉哉、熊瑾玎、李六如、龚饮冰、易礼容、曾三、廖沫沙等。

他们向他谈起他的父亲,*多的评语是博学多才和组织**能力特别强。

李佳农说,父亲出生于1899年10月12日,为长沙县果园乡大河村人。幼从父熟读经史,18岁即受聘于大石庙教私塾,很受家长和学生的欢迎。为重振家业,李父送李亚农到长沙城读书,并寄住在长*路、伯父李肖林开办的鸿飞印刷厂。

有一段时间,李亚农白天在鸿飞印刷厂做工,晚上和堂弟(八弟)李国英(**党员,大革命时牺牲于上海)一道去青年会学英语,或去当家庭教师,努力挣取微薄工资抚养年幼的妹妹。李亚农的学业成绩十分优异。

李佳农在父亲的日记里,发现不少伤时忧世的诗作。在农历辛酉年(1921年)廿二岁的日记里就写道:

连营烽*此孤城,万里阴燐百骨横。

田舍已无供鹤米,沙场空剩倒戈兵。

咽啾鬼哭惊鸡犬,澎湃江流动鼓钲。

料及八闽覊旅客,纷纭乡梦绕残更。

在这*诗中,他表达了对当时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社会状况的厌恶,这应该就是他后来成为坚定的革命者的思想基础。

当时,受五四运动的影响,李亚农产生“教育教国”的思想,他认为“要改造社会,一定要使社会上的人都觉醒过来,特别是尽快把农工从梦寐中唤醒,从苦海中救出来,而惟一的办法就是增加他们的知识。”

就在他写诗的那一年,即1921年,他从长沙又回到乡下创办当地**所四年制小学李氏族校,后更名桃溪小学,校址就是李家的祖业李家老屋。李亚农亲任校长,聘请了一些在长沙认识的进步知识青年任教。为讲解**十月革命,他专程赶往长沙城内找同学要到**的照片,回校后向学生讲述**的生平和革命事迹,以及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后所走的新的光明道路。后来桃溪小学培养了不少**主义革命者。

父亲是站在***身边的学运**

1919年五四运动震动了湖南,李亚农在1919年五四运动后,即已先后结识***,何叔衡等人。

1919年下半年,***在修业小学创办《湘江评论》。《湘江评论》除在白果园的湘鄂印刷厂印刷外,更由李亚农介绍,冒着风险,在李亚农伯父的印刷厂印刷。

1992年编印的《长沙县革命英烈传》曾记载:曾在鸿飞印刷厂当工人的陈仲强老人回忆:“我当时在鸿飞印刷厂帮工,这个厂是我舅舅李肖林办的,厂址设在长*路。那时长沙县公署就在印刷厂斜对门,李亚农介绍了一些《湘江评论》的文章来厂里印。***也常来搞校对,经常买几个红薯当饭吃,有一次,还给我吃了一个。” 85岁的李佳农说,陈仲强他认识,是他们家亲戚,早已过世,他还有两个女儿在长沙。

1922年左右,李亚农考取长沙群*法政大学。当时正值***等**长沙泥木工人大罢工。

李亚农积极发动学生声援罢工,深入到各行业发动工人捐钱捐物,他还参加了***、易礼容等率领工人代表与长沙县知事和省政务厅官员谈判。这次罢工斗争的胜利,使李亚农逐渐从教育救国的思想中摆脱出来,他把桃溪小学交给表弟陈贻谷管理,自己回到长沙城,一心从事革命运动。

1922年,李亚农加入中国**党,此后积极投身长沙发动的“收回旅大运动”、为“六一惨案”而举行的大示威大游行,从此在长沙《大公报》上频频出现李亚农的名字。

1924年李亚农被选为湖南学生联合会主席,参与**学运。在北伐军进入长沙前后,他参与组织和**的雪耻会游行,*高一次示威人数达到10万余人,学生全面出动,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掀起全省人民反帝爱国运动的新高潮。

**委派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师政*部主任

国共合作期间,李亚农以个人名义参加国民党。1927年**党组织派李亚农担任国民革命军**师政*部主任。当年,李亚农租住在营盘街旁的文星桥,他身着戎装与妻子、妹妹及二三个月大的李佳农一起,在照相馆中留影。这张相片现一直保存在李佳农老人的手中。

此后,李亚农随军到武汉,5月中旬,他得知夏斗寅师与35军勾结,阴谋在长沙发动反革命政变,立即赶往长沙。据李**回忆说,“马日事变当天,我上午去国民党省党校讲话,下午出席长沙市活动分子会议,由市委书记李亚农主持。会上李亚农告诫同志务必提高警惕。对反革命不可掉以轻心,而后即赶回武汉。”

从敌人屠刀下逃脱,扮和尚到上海找党

马日事变后,李亚农随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师回长沙担任警戒,因李亚农**党员身份暴露,只好脱离军队,从事秘密地下工作,1928年一度住在长沙城内长*路鸿飞印刷厂的楼上。

李佳农对父亲的这段经历相当熟悉。他说,1928年3月28日,郭亮被害后的一天,反动军队派出一队枪兵突然包围鸿飞印刷厂,拘捕李亚农伯父李肖林作人质。当时李亚农恰好外出,又得到跑出来的工友报信。李亚农*后剃了个光头,化装成和尚,手捧经书,脖挂念珠,从长沙北门外新河坐船辗转到上海。

在上海,李亚农找到原群*大学校长罗杰家里,跨门就是合掌叩拜。罗杰留下他的学生李亚农食宿,不久李亚农又搬到商务印书馆堂弟李梅生家,*后终于找到**长江局军事部长、在长沙就认识的望城籍人周以栗。李亚农由此回到了党组织的怀抱。

李佳农说,1989年秋天,他和妻子去北京,住在三里河南沙沟易礼容的家中,楼下住的就是已从国家档案馆离休、八十多岁的曾三先生。曾老知道我是李亚农的儿子很高兴。他说,在大革命时,他还是学生,我父亲已是学生运动的**。马日事变后,1930年他在上海还见到过我的父亲。因为按照当时地下工作的规则,各有各的组织**,互不打听对方的活动情况。

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1950年,李佳农在北京工作时,曾拜访过徐特立老。徐特立老连声说,李佳农长得很像他的父亲,还说,1927年李佳农出生后,父亲李亚农为儿子办了满月酒,请来亲朋好友庆祝。李亚农爱妻子和儿子。徐特立说,他当时还送了两块光洋庆祝。

据《长沙县英烈传》记载,“1930年,党派李亚农作为特派员到洪湖贺龙部工作。途经武汉时,看望了正住在武汉的妻子和年仅3岁的孩子。谁知他与妻儿武汉一别竟成为永诀。”

长期以来,李佳农认为他与父亲的惟一次见面,是在一岁的时候,看来极可能是把这次三岁的见面,当成一岁时的记忆了。

“飞来之冤,何时大白于天下”

1931年8月底,李亚农当选为湘鄂赣苏维埃政府财政部委员,化名李克毅在湘鄂赣造币厂任保管员。

1932年,33岁的李亚农被执行左倾错误路线的夏曦定为“AB团”误杀。

临刑前,李亚农悄悄递给湖南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杨幼麟(当时也受到不公待遇)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字:“幼公,飞来之冤,何时大白于天下。”

直到*后一刻,李亚农仍表现出**党人坚定的信念和忠诚,以及对未来平反的期望。

就在李亚农被错杀数月后,比李亚农年长一岁的湖南另一著名**党人柳直荀也被夏曦错杀。

1957年5月11日,***复信柳直荀夫人李淑一,并附《蝶恋花·答李淑一》词一*,称“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这里的“柳”,当然指的是李淑一的丈夫柳直荀。可,李佳农在心里却认为,这个“柳”也应该指的是同样倒在“左”倾错误血泊中所有忠于**主义事业的**党人,这中间就包括他的“红色父亲”李亚农。

(财富湖南 编辑转载)

联系电话:023-62873158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

Copyright©2004-2019 3158.C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