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老公馆的N种新版本

2011-09-23来源 : 互联网

面对高歌猛进的“城市化”运动,全国一些文化卫士在高喊:城市老建筑已经到了*后的时刻。然而,在保护历史文脉相对较好的长沙,一些城市热爱分子,却从长沙老**里看到我们这座城市的老树上绽出的新芽,他们希望这些新芽,能长出让人们欣喜的枝蔓和花朵来——

新点子

“湖南*富”的乾益升粮栈能否变身博物馆

长沙历史文化名街太平街,不但在2000年前住过贾谊贾太傅,在100年前,这条街更住过一位“湖南*富”。

这位“湖南*富”就是太平街戏台斜对面乾益升粮栈的**朱昌琳,当然,朱昌琳也是前***总理***的叔伯曾祖父。

据长沙文史**陈先枢的调查,乾益升粮栈分为前后两栋,前栋面向太平街,后栋为*立别墅样式,为粮栈主人朱昌琳的住宅。

不过,在今天的太平街上,从早到晚,来来去去的年轻伢妹子,从乾益升粮栈前走过就走过,没有谁知道,这个粮栈里还住着一个上过晚清末期“福布斯榜”的湖南*富。

生在太平街、长在太平街,如今已76岁的罗大发先生说:长期以来,太平街的街坊邻舍,就以这条街上住过*有文化的贾谊和*有钱的朱昌琳而自豪。

但是,这位老人家实在不理解,为什么太平街乾益升粮栈,在民国时期还是好好的两层飞檐式湖南瓦屋顶门面,到了后来太平街文化街开街,展露在人们面前的却是一个像银行或洋行式样、涂脂抹粉的“脸面”。

在太平街*有文化的房子里工作的贾谊故居博物馆馆长吴松庚,和76岁的罗爹爹一样郁闷。

时常有参观贾谊故居的党政军领导和社会名流,在参观完贾谊故居后,经常会提出一个要求,请吴馆长带他们去看“湖南*富”朱昌琳开的乾益升粮栈。 他们从贾谊故居出来,走在太平街的麻石路上时,还都兴致勃勃,但是进了乾益升粮栈的“大人物”们,却多数在此时露出失望和沮丧的表情。

一位北京来的“大脑壳”就对他说:你们长沙为什么不把乾益升粮栈做成一个有意义的博物馆。

这位“大脑壳”说:太平街多一个商家不为多,少一个商家不为少,但是在乾益升粮栈,湖南*富开店住家的地方,建一个博物馆,却会为太平街、为长沙市增色。太平街如果在朱昌琳的粮栈开个博物馆,肯定比周庄的沈万山博物馆会更出彩,因为沈万山还只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你们朱昌琳却是有史可考的。

吴松庚大受启发,他回到太平街的办公室,灵感勃发地想出N 套方案,“多事”地为乾益升粮栈想了好几套方案,一切都为让晚清“湖南*富”该怎样醒目地在太平街粉墨登场。

他的第一套方案是,湖南*富朱昌琳在太平街发家,把生意做大,做得自己的名字上了清末“福布斯榜”,主要是米、茶、盐,同时还搞了一些近代的工业。因此,他觉得,如果能把乾益升办成一个博物馆,*好办一个湖南近现代工商业展示的博物馆,其中重点要突出湖南的大米和黑茶。当年的长沙可是中国“四大米市”之一,昔有“湖广熟,天下足”的说法,乾益升粮栈当然起到巨大作用。同时,乾益升把黑茶贸易甚至都做到俄罗斯去了,黑茶现在又成为市场新宠,不能不大书特书,同时也是宣传湖南的农业产业。

第二套方案是,办成湖南*富经商传奇的博物馆。乾益升的**朱昌琳是当年湖南*有钱的人,湖南除了“湘军”之外,湖南有“湘商”也自朱昌琳开始。湘商是怎么赚钱的,朱昌琳为何“男人有了钱”后并没有变坏,反而积极从事湖南的慈善事业、公益建设,如赈灾、修新河等等,至今美名流传,这一切都可以在这个博物馆中展现出来,既可以对一些人起到励志和劝善的作用,同时也让湖南人知道如何去赚钱,赚了钱如何做个好人。

第三套方案是,湖湘名流博物馆。朱昌琳不但有钱,而且还以*大的力度,全力支持湖南省长(当时称巡抚)维新变法,他与陈宝箴、梁启超、谭嗣同、熊希龄、陈三立,与文化名人王闿运、王先谦、叶德辉、皮锡瑞等都有很好的交情,办时务学堂,他也参与在其间,和蔡锷、章士钊等人都有过交道。光是他与名人的这些交往,就可以串起一部长沙近代史。

第四套方案是,展示太平街的街史,或者朱昌琳及他家族的家史。吴松庚喝了一口茶,润润喉说,一切都可以足够吸引游人。

当然,他还有第五套方案,就是如果有条件有精力,就把以上种种方案合成一个方案,从太平街上朱昌琳这个人身上完全展现长沙这座城市与中国近、现代史,甚至与世界的关系。

他觉得,贾谊故居和朱昌琳开的粮栈打对门,完全可以强强联手,用贾谊故居的文博陈列优势,让太平街乾益升粮栈、曾经湖南*有钱的朱昌琳从历史的灰暗中鲜活地走出来。

吴松庚说完这些还喃喃自语:其实,太平街街区除了乾益升粮栈,还有马家巷的共进会旧址、孚嘉巷的四正社旧址,它们与贾谊故居的体育研究会,共同轰轰烈烈地推动了湖南辛亥革命的进行,这些老建筑完全可以统一盘活,长沙的老**、老建筑不能花了钱复建后,要不就往钱眼里钻,要不就一把大锁把大门锁上,任由老**内荒草丛生。

新发现

开福区老**群是民国时期房地产运动的成果

长沙老**的“底”已经基本摸清。长沙市文物局的吴文峰对记者说。截至2010年6月30日,城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田野实地调查工作全面结束,经各区文体局上报,组织**实地认证,长沙市城区共登计不可移动文物409处,其中仅新发现的近现代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就达250处,复查的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则又有52处。

在这次文物普查中,颇为引人注目的是北京大学毕业的王强和陈建国(现调天心区)两人,他们在开福区进行调查,从2008年10月开始摸底、广查资料,2009年3月开始在开福区走街串巷进行“田野实地调查”。

王强和陈建国对我说,在调查中,根本没有任何阻力,长沙市民对文物对老**都充满热爱,他们积极提供线索。在用脚步走遍开福区在市区内的每条大街小巷后,他们得出一个感觉,在民国时期,长沙的达官贵人、社会名流、*有钱的人几乎都住在开福区,比如晚清*有钱的朱昌琳的别墅就在德雅路旁,湖南的*高行政机构抚台衙门就在今天的青少年宫,省政府就在今天的省农业厅。

他们还发现开福区存在庞大的民国**群,中山西路北侧的连升街九如里有个**群,中山西路南侧的同仁里、茶馆巷也有个**群,建湘北路望麓园南面的局后街也有一个**群。

曾国藩、左宗棠、曾国荃、王闿运、王先谦等好多人的房子都曾建在开福区,可惜都拆了,尤其是左宗棠**在上世纪90年代,在蔡锷北路上建服装城时发现**的大门和石狮,当时左家后人梁赐龙一家尽力呼吁仍然未能保住。

现在开福区仍然保存着原民国时湖南省主席何键的**、抗日名将廖耀湘的**、王东原主湘时期长沙市市长蒋琨的**。调查人员在望麓园戥子桥56号发现,这个**中至今还住着蒋琨的儿子蒋稚龙。蒋琨为法国巴黎大学法科博士,主修法律和经济,在民国时期得到蒋介石、王东原、程潜的重视,湖南和平解放后,程潜还将蒋琨推荐给周总理,只是蒋琨此时肾病发作,不能前行,1957年仅52岁即已去世。

王强和陈建国两位的调查并不局限于开福区,而是关注整个长沙城。他们发现,就像现在长沙市湘江路旁在建的万达广场这样的城市综合体一样,长沙民国的老**无论是在中山路旁的同仁里、九如巷,还是在南门的冯家湾福德里、吊马庄的予园、南倒脱靴,均呈现里弄住宅的聚落特点。也就是说,在民国时期的长沙城市建设中,实际上也曾进行过一场大规模的房地产运动:在民国时期,可能也是房地产商,收得和整合到一些地块后,连片开发,像今天建“联排式别墅”一样,建起“联排式**”,这样的联排式**,形成街巷,就像现在开发成楼盘小区一样,其实这些民国的“小区”也有物业管理,比如西园北里,他们在调查时,就有居民反映,在过去,这里曾经到晚上街巷落栅上锁,并有专人敲锣巡街。

六大**群

★潮宗街区九如里、连升街**群:

中山西路三贵街进去之九如里、连升街分布有5幢老**,计为九如里2号、4号、6号,连升街54号、56号(新62号)多建于1916-1918年。

★同仁里、茶馆巷**群:

黄兴北路百联东方对面吉祥巷左侧有一巷为同仁里,约2米宽小巷两侧对称分布6栋两层楼石库门**,即同仁里8~13号。原为大吉祥旅社组成部分,后改为**。长沙名医易景樵、抗日将领李师林曾居于此。

★福德里、冯家湾**群:

今南门口黄兴南路社坛街进去之福德里与冯家湾,包括福德里4号、5号、6号(新3号)和冯家湾26号(新46号)、27号(新48号)保留有呈一字形排列的两组**建筑群。此建筑群六十码头巷口有庞大的西式建筑楚善堂,使此**群具有特别的气势。

★马益顺巷**群:

南门口马益顺巷51号、61号、64号有三幢呈L形分布的**。

★西园北里**群:

位于湘春路旁。保存较好的**计有11号、13号、49号、50号、52号、53号。50号**,为名书画、篆刻家李立居住。此**群旧有原赵恒惕**,抗日战争时,曾为韩国临时政府驻地。

★建湘北路局后街、北墙湾**群:

建湘北路,望麓园与小吴门邮局间的局后街,其1号、6号、12号并排排列的**保存完好,此外北墙湾巷6号、10号**亦佳,附近还有湘江宾馆中的何键**,以上**群落均为文夕大火前建筑的**群。这些**连片,且**主人有名有姓有故事流传。

 

联系电话:023-62873158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

Copyright©2004-2019 3158.C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