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石成金的历史转变

2014-11-16来源 : 互联网

谈及国内铁矿山,始终离不开一个“贫”字。而鞍钢矿业公司却走出了“贫”铁矿的“致富路”——跨越成长为国内**的集探矿、采矿、选矿、烧结、球团和钢铁辅料生产,采选工艺研发设计,工程技术输出为一体、具有完整产业链的**企业。已掌控资源总量达到88亿吨,潜在资源量达到173亿吨;具备了2.3亿吨以上采剥总量生产能力,6500万吨的选矿处理能力,在国内*占鳌头;共有20多项成果获得省部级以上奖项,2项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成为技术领跑型铁矿山企业;建成了全面**的矿业管理平台,铁精矿**成本具备了与进口矿竞争的实力,实现了由输出产品到输出技术和标准的历史性转变。近年来,累计创效304亿元,经营业绩处于国内同行业**水平。

在2013年我国冶金矿山企业科技创新大会上,鞍钢又有九项科技成果同时受到表彰,这在我国冶金矿山行业的历史上尚属*次。带着对鞍钢矿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探究,记者对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副会长、鞍山钢铁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鞍钢矿业公司经理邵安林进行了专访。

《企业管理》:贫矿资源占国内铁矿石总量的99%,“采矿不如买矿”一度成为了冶金行业主流思路。鞍钢矿业却实施了以科技创新为先导的铁矿资源发展战略,并提出“打造***铁矿山”的战略目标,是基于怎样的认识?

邵安林:确如您所说,在2000年以前,“采矿不如买矿”曾是国内一些冶金企业主流思路。产生这样的思想,有着客观的历史背景。当时,我国矿山企业的矿产品成本高、质量低、效率差,与进口矿相比缺少竞争力。从2000年以来,我国进口铁矿石的数量和价格同步攀升,成为钢铁行业亏损的重要原因,威胁国家经济安全。

造成我国自产矿竞争力不强的原因,既有“先天”的不足,也有“后天”对贫赤铁矿开发利用技术与管理的规律性认识不足。我国是世界第四大铁矿资源国,已探明资源量在744亿吨左右,但贫赤铁矿占99%,资源条件与国外资源条件相比处于劣势。以鞍钢为例,掌控的资源大部分是鞍山式贫赤铁矿。这类矿种是我国贫矿的典型代表,铁矿石平均品位只有30%左右。当时,我们采用是焙烧选矿工艺,工艺流程长,产品质量低,成本就比进口矿售价高30%以上,被形容为“豆腐卖出了肉价*”,生产经营非常困难。

我们认为,制约我国铁矿业发展的关键问题,是对贫赤铁矿采选技术的理论和实践还缺少更加深入系统的研究,没有解决好贫赤铁矿大规模工业利用的问题,使企业产品质量不高、成本**不下。因此,从**我国钢铁工业原料供给的战略安全、**行业发展、履行社会责任出发,坚持依靠自己的力量战胜困难,对矿山实施了以科技创新为先导的资源发展战略,坚持不懈地做强做大自有矿山产业。

《企业管理》:鞍钢矿业取得的成绩令人瞩目:国内资源储量*多、产量规模*大、产业链*完整、技术和管理*先进、生产成本*低。在您看来,鞍钢矿业成长为冶金矿山行业**企业的关键是什么?

邵安林:做企业,我的体会是没有永远成功的企业,只有永远的市场竞争。鞍钢矿业到现在为止,还在探索。我们正瞄准***铁矿山企业的目标,把矿业置身于全球化的市场竞争中,用市场标准作为尺度,衡量各项工作,持续提升竞争实力。

对于企业的发展,我觉得:技术和管理是 “双引擎”,缺一不可。技术创新能力,是企业竞争力的核心。加强管理是企业发展永恒的主题。鞍钢矿业组建初期,经过充分调研论证,制定实施了以科技创新为先导的资源发展战略,运用战略管理的思想,通过顶层设计来解决好科技基础研究、实践应用和管理提升的系统化问题。简单地说,就是用全球视野、战略眼光,系统解决企业存在的各种问题。基于这一思想,我们制定了鞍钢矿业发展战略,确定了“两步跨越”的发展目标,明确了实现资源优势*大化的战略重点。坚持“自主创新、支撑发展、重点跨越、**未来”的方针,明确战略、提升管理、推进创新,突破了贫赤铁矿大规模工业利用的技术瓶颈性问题,推进矿业的产业化经营。同时,运用信息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建成了基于国际标准的矿业管理平台,形成了以战略为主导、以管理为支撑、以创新为动力的发展格局,使经营品质得到持续的改善,竞争实力不断提升。

《企业管理》:您经历了鞍钢矿业从按计划开发、走向市场、面临关停到实现自主创新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全过程,贫赤铁矿技术创新在鞍钢矿业的跨越发展和整个行业发展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邵安林:鞍钢矿业的发展是鞍钢集团打造*具国际竞争力跨国钢铁企业的一个缩影,一代代鞍钢人始终把科技作为第一竞争力,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集铁矿的高效利用、产业化经营、绿色生产制造为一体的综合开发利用技术。

从国家层面上看,通过贫赤铁矿选矿技术的创新,盘活了我国储量丰富的贫铁矿资源。以东鞍山铁矿为例,以前,选矿技术不过关,被迫分区开采,面临关停局面。现在,我们掌握了鞍山式含碳盐高效选矿技术,使近10亿吨的废弃矿石得以开发利用,并建成了*个世界特大型鞍山东部贫铁矿区,为全国近200亿吨的贫铁矿开发利用提供了工程技术示范;从行业层面上看,贫赤铁矿选矿技术创新,解决了我国冶金矿山企业面临的共性问题,促进了行业的科学发展,有利于平抑进口矿价格,保护国内钢铁企业利益,实现钢铁工业原料供给的战略安全。从企业自身上看,通过突破贫赤铁矿选矿技术,扭转了生产经营的困难局面。今年,铁矿石产量将达5300万吨,创矿石生产的历史*高水平。铁精矿生产成本与进口矿相比具备了一定的竞争优势。磁铁精矿和赤铁精矿制造成本均为国内同行业*好水平。

《企业管理》:在贫矿利用方面,鞍钢矿业做了哪些技术探索?

邵安林:鞍山式赤贫铁矿,属于前震旦系沉积变质型矿床,俗称红矿。这类矿种在我国辽宁、河北、山西、山东和云南等省都分布比较广泛,矿物组成复杂,采矿部位分散,采选和工程难度大,国内外没有技术和工程管理经验可供借鉴。我们坚持自主创新,确立了“磁选保收率、反浮选提品位、重选降成本”技术路线,研发建立了“三力场四流程”贫赤铁矿选矿技术系列,成功破解了贫赤铁矿选矿这一世界性技术难题,提高了精矿品位,降低了生产成本,实现了工业化大规模生产。

还比如,我们还注重优化工艺流程,针对浮选过程中工艺复杂,成本增高的难题,与中国矿业大学联合开展了浮选柱提纯磁铁精矿工艺技术研究,使铁精矿单位成本降低8.52元/吨。围绕如何在球团矿中提高赤铁矿利用率,于 2010年开始在大球厂进行工业试验并获得成功,每年可创效2.6亿元。为了提高采矿的资源利用率,我们研发了露天矿下部平行矿带井下协同开采技术,消除了下含铁带超前开采的岩移危害,提高了排岩效率,随之增大了露天矿的采剥能力,使弓矿东南区上含带多空区矿体得到安全高效开采。我们还将干式磁选设备应用于大型磁铁矿山的皮带排岩生产系统,年回收利用贫矿资源量达600万吨以上,相当于一座大型铁矿山的产量。

围绕矿产资源的产业化经营,我们开展了深入的研究与实践。向上延伸产业链条,掌握了探矿技术,取得了国家甲级探矿资格。向下延伸产业链条,对困扰炸药生产、工程技术输出的关键性问题进行了有效的探索,研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并以此与广东企业开展合作,经营触角将扩展到整个东北。工程技术输出已经形成了从研发、设计、选矿设备制造和工程施工管理为一体的产业链条,累计实施外部合同额5亿多元。

《企业管理》:《国产铁精矿提铁降硅(杂)的系统研究与实践》项目荣获了2011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请您谈一谈在这项技术方面的研发情况。

邵安林:这个科研项目也是基于有效提高贫赤铁矿资源利用率而进行的。在此次前,由于我们对贫赤铁矿选矿技术思路、理论认识不足,以及受技术及装备限制,使铁精矿品位较低,而且二氧化硅等杂质含量高,影响了高炉炼铁效益,导致多数钢铁生产企业不得已采取进口铁矿石作为炼铁原料。针对这一问题,我们采取逆向思维的攻关思路,由传统的选铁提铁,转为选硅提铁,开发出一条阶段磨矿、粗细分选、重选—磁选—阴离子反浮选工艺流程,并组织矿山和炼铁厂一起计算总效益。经过测算,品位在64%左右的铁精矿,品位提高1个百分点,炼铁可获效益在40元/吨以上,从根本上解决了国内贫赤铁矿资源工业利用难的问题。

我们还在弓长岭选矿厂采用阳离子浮选技术开展工业试验,将弓长岭选矿厂铁精矿品位从65% 提高到69%以上,二氧化硅含量从8%降低到4% 左右。齐大山铁矿采用阴离子浮选技术,铁精矿品位从65%提高到67.5%以上,二氧化硅含量从8%降低到4%左右。

在鞍钢实践成功后,国内大型钢铁企业和国内其他矿山企业也采用了提铁降硅(杂)战略,并与国内科研院校进行广泛合作,开发了适合各种类型铁矿提质降杂的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和新药剂,带动了整个冶金矿山行业的发展。

《企业管理》:技术创新的实践必然涉及工程建设。加强工程管理,推进企业管理水平的整体提升是增强核心竞争力的一大法宝,鞍钢矿业在这方面有什么收获?

邵安林:从宏观上来说,工程管理涵盖着技术创新。技术创新也是一种工程管理。所以,工程不仅是具体的一项建筑施工,而是为了建设“美丽家园”,而进行的实践活动。近年来,我们注重运用哲学思维来推进工程管理,创立了“五品联动”矿冶工程管理模式,把工程的系统观、生态观、多元价值和社会观等统一起来,以高精矿品位为核心,统筹考虑矿石地质品位、采出品位、入选品位、精矿品位、入炉品位,实现以选促采、多选少冶,突破“采、选、冶工艺*立优化”思维定式,成功完成鞍山东部矿区建设改造工程。

我们还提出了“精细、严格、到位”的管理理念,确立了以战略成本管理为核心,以标准化和信息化建设为手段的精细化管理思路,依靠精细管理,推动战略目标的实现,具体来说,一是立足于培育长期竞争优势,实施战略成本管理。二是借力于先进信息手段,建设了国际一流的矿业管理平台。三是致力于管理的精细化,狠抓基础管理,四是着眼于实现全面**目标,深化对标挖潜。通过健全上述管理制度体系,使鞍钢矿业推进资源发展战略有了制度保证,使战略的实施更加科学化、规范化、精细化。

《企业管理》:从全球铁矿石贸易的供需关系来看,我国铁矿石进口来源趋向多元化,但依赖国外进口矿的主要格局仍然没有根本改变。您是如何看待今后我国冶金矿山企业的发展趋势。

邵安林:未来十年,全球铁矿石的供应在满足我国钢铁业的发展上供应量方面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我国铁矿石资源**战略的风险主要来自于价格,也就是我国钢铁业可持续发展所能够承受的铁矿石成本。而国家已经开始加强铁矿石资源**战略的设计,国内矿山企业将面临良好机遇。关键是企业自身要运用战略性思维,牢牢把握创新的主攻方向,积极适应未来发展的需要,提升我国冶金矿山企业的竞争实力。在这方面,鞍钢矿业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探索实践,组建了集理论研究、工程设计、工程管理为一体的矿山设计研究院,广泛开展国内贫赤铁矿的新理论、新实践的研究应用,构建了以资源开发为核心的产业多元化发展格局,研发的“矿山企业云计算技术研究与应用成果”已经通过了鉴定,正在开始“智慧矿山” 建设,将从根本上转变鞍钢矿业的运营、管控模式,使鞍钢矿业到“十二五”期间,铁矿石年产量达到7100万吨,铁精矿年产量达到2000万吨,相关产业收入达到总收入的10%;“十三五”期间,铁矿石年产量达到1亿吨以上,铁精矿年产量达到3000万吨,相关产业收入要达到总收入的30%,进入中国企业100强,成为***铁矿山企业。

标签: 企业管理

联系电话:023-62873158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

Copyright©2004-2019 3158.C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